首页 听见诗歌正文

韩愈《春雪》赏析

九天 听见诗歌 2020-02-09 13:59:33 35 0 | 文章出自:清风园 诗歌

作者简介

韩愈韩愈(768年—824):字退之,河南河阳(今河南省孟州市)人,自称“郡望昌黎”,世称“韩昌黎”、“昌黎先生”。唐代杰出的文学家、思想家、哲学家、政治家。

贞元八年(792年),韩愈登进士第,两任节度推官,累官监察御史。后因论事而被贬阳山,历都官员外郎、史馆修撰、中书舍人等职。元和十二年(817年),出任宰相裴度的行军司马,参与讨平“淮西之乱”。其后又因谏迎佛骨一事被贬至潮州。晚年官至吏部侍郎,人称“韩吏部”。长庆四年(824年),韩愈病逝,年五十七,追赠礼部尚书,谥号“文”,故称“韩文公”。元丰元年(1078年),追封昌黎伯,并从祀孔庙。

韩愈是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,被后人尊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首,与柳宗元并称“韩柳”,有“文章巨公”和“百代文宗”之名。后人将其与柳宗元、欧阳修和苏轼合称“千古文章四大家”。

他提出的“文道合一”、“气盛言宜”、“务去陈言”、“文从字顺”等散文的写作理论,对后人很有指导意义。著有《韩昌黎集》等。


《春雪》

新年都未有芳华,二月初惊见草芽。

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。



诗歌赏析

新年已经到来了可周遭还没有看到娇美的花儿,直至二月才惊喜地发现小草开始吐露新芽。白雪也嫌春色迟迟不来,于是在庭中林树间翩翩穿行舞动化作了飘飞的花儿。韩愈的这首小诗浪漫别致,构思新巧,用词遣句上并不复杂,却将期盼春意的心情和雪若飞花的灵动表达得十分贴切。

“新年都未有芳华,二月初惊见草芽。”首句中的“都”字表达出一种迫切焦急,寒冬漫漫,春色却迟迟不至,怎能不让人期盼。因此,二月发现草吐新芽的时候,就是初惊,而不是初看了,在焦急的期待中终于见到“春色”的萌芽,这是多么让人欣喜呀,如果仅仅用看岂不是太过淡定,辜负了良久的期待。从章法上看“未有芳华”一抑;后句“初见草芽”一扬,跌宕有致,波澜起伏,抑扬顿挫间将情绪的波动转变自然凝于笔尖挥洒成诗。

三四两句是神来之笔,它的妙处就在于纷纷白雪成了韩愈的知心客,春色未至,那就将眼前化出一片春色来。此刻的雪花犹如一位知音,与韩愈心有灵犀,它们翩翩飞舞,还真将庭院装点出一派玉树飞花的景象。此时,韩愈诗歌新奇的构思和纯熟的技法展露无遗。白雪纷纷本是芳华未至的因由,但在韩愈笔下偏偏就是白雪却嫌春色晚,因果翻转了,诗歌的意趣也因此更加强烈,这种巧妙的构思不可多得。另外就是拟人技法的贴切应用,“嫌”与“穿”把春雪比作人,自然的雪花就拥有了人情的灵性,不仅让诗歌展现的情境更加浪漫,也让人感受到庭中飞雪带来的热闹氛围。 

韩愈的这首诗,一定程度上借鉴化用了岑参《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》中的诗意。岑参《白雪歌》中写下了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千古佳句,此句一出,“以雪花为飞花”的意境从此不绝。相对于岑参笔下,边塞的朔风豪雪化为飞花时,千树万树的繁盛,韩愈描绘的春雪灵动而乖觉,别有一种熨帖心灵的舒展。

新年都未有芳华,二月初惊见草芽。

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。

韩愈,字退之,因为他的祖籍在河北昌黎,所以被世人称为“韩昌黎”、“昌黎先生”。唐宋八大家其中唐代的两位就是韩愈、柳宗元,宋代的欧阳修、苏轼等人,都深受他的影响,因此韩愈也被尊为唐宋八大家之首,有“文章巨公”和“百代文宗”之名。

韩愈的人生颇为坎坷,年少时便失去了父兄,家境贫困,所以非常勤奋,读书从不用别人督促勉励。不过他的科举之路并不平顺,考了四次才进士及第,博学鸿词科考试则三战三败。

韩愈很擅长写文章,他的文章气势雄伟,说理透彻,逻辑性强。他还倡导古文运动,呼吁当时的文人改变汉魏六朝以来的骈体文,恢复先秦时代的散文体。他四处奔走宣传自己的主张,抓住一切机会展现自我,寻求为国效力的机会。坎坷的经历不仅没有让韩愈产生爱惜羽毛畏首畏尾的圆滑,反而让他形成直爽坦率,无所畏惧,坚定不移的性格。

韩愈的一生是非观念极强,木讷刚直,昂然不肯屈服。不论对方是手握自己仕途的上官,还是气焰嚣张的藩镇,甚至是皇帝,只要有所不当,韩愈都会直言其过。这也就注定了,韩愈不可能经历平和顺畅的生活。排挤、陷害屡见不鲜,甚至于皇帝都曾咬牙切齿的扬言要对他处以极刑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事情的起因要从唐宪宗派使者迎佛骨说起。

迎佛骨是唐代的一项政治活动,佛骨是佛陀灭度后火化所遗留的舍利,传说供奉佛骨可以使国运昌隆。于是,唐宪宗派使者迎佛骨入京供奉,韩愈知道后不顾个人安危,毅然上《论佛骨表》极力劝谏,认为供奉佛骨实在荒唐,劳民伤财。谏言让唐宪宗大为光火,要对韩愈痛下杀手,幸亏群臣求情,韩愈才逃得一死,被贬为潮州刺史。

韩愈的耿直虽然给他带来了不少打击,但人们内心深处对这样正直的人大多是心存敬畏的。迎佛骨被贬官后三年,韩愈再次回京任职,主管京城治安纠察风纪。这可吓坏了平时为非作歹的神策军将,他们听说韩愈回来了,纷纷收敛行为,不敢再做违法乱纪的事,而且私下里相互说:“他连佛骨都敢烧,我们怎么敢犯法!”由此可见,正直本身,也是一种力量。

最后,再跟大家分享一个很有趣的小故事。苏轼曾经写过一段读韩愈诗的笔记,说:“退之诗云:我生之辰,月宿直斗。乃知退之磨蝎为身宫,而仆乃以磨蝎为命,平生多得谤誉,殆是同病也!”

磨蝎是摩羯座在宋代的写法,没错,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十二星座的那个摩羯座。十二星座起源于古巴比伦,隋朝时随着佛教一起传入中国,在文人士大夫中受到广泛欢迎。苏轼觉得,韩愈和他自己都是摩羯座,所以他们经常被人误会诽谤,一生坎坷,是同病相怜。那么,你是什么星座呢?

打赏
收藏日记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