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听见诗歌正文

鲍照《春日行》赏析

九天 听见诗歌 2020-02-05 216 0 | 作者:清风园 鲍照诗歌

作者:鲍照简介

鲍照.jpg鲍照(约415年~466年):字明远,祖籍东海(治所在今山东郯城西南,辖区包括今江苏涟水,久居建康(今南京)。

南朝宋文学家,与北周庾信并称“鲍庾”,与颜延之、谢灵运合称“元嘉三大家”。家世贫贱,临海王刘子顼镇荆州时,任前军参军,刘子顼作乱,照为乱兵所杀。

他长于乐府诗,在游仙、游山、赠别、咏史、拟古、数诗、建除诗、字谜、联句等方面均有佳作留世,其七言诗对唐代诗歌的发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。有《鲍参军集》。


写在立春

春节过后,春天越来越近了,不知不觉,一年过去了,春天又一次到来了。

行走于春日之中,是一种什么体验呢?暖风和煦拂面,梅柳生意盎然。一个春字,宛如苍穹之上抖落的浩然长卷,长卷一展,就是春江水暖,行人更在春山外。

在一千五百多年前的某个春日,诗人鲍照在春中走了一遭。行于春色中,便是行于四季的流转之中,也是行于漫漫人生路途之中。

今天,就让我们跟随鲍照的脚步,让人生的路途中,拥有一段永不谢幕的春光。


《春日行》

献岁发,吾将行。
春山茂,春日明。
园中鸟,多嘉声。
梅始发,柳始青。
泛舟舻,齐棹惊。
奏《采菱》,歌《鹿鸣》。
风微起,波微生。
弦亦发,酒亦倾。
入莲池,折桂枝。
芳袖动,芬叶披。
两相思,两不知。


诗歌译文

新春始发,我踏上游春之路。

春山丰润草木华茂,春日明媚灿烂宜人。

园中的鸟儿,啼鸣多么婉转。

梅花绽放,杨柳转青。

泛舟江上,双桨齐动搅起波光惊起鸥鹭。

舟楫上,奏起《采菱》曲,唱起《鹿鸣》歌。

微风吹拂,春水生波。

拨弄琴弦,斟满美酒。

轻舟荡入莲池,举手攀折桂枝。

罗袖微微摆动,舟行处水草娇柔,飘然让于两侧。

此时此地,有两处相思,却两不相知。



诗歌赏析

鲍照,字明远,南朝刘宋时代的诗人,他与颜延之、谢灵运合称“元嘉三大家”。在迎来唐代的诗歌大繁盛之前,历代文人雅士穷尽心力,追求着更高远的文学境界,探索着更多变的文学形式。鲍照就是其中之一,曾为唐诗的辉煌谱写序章。

鲍照生活在动荡不安的南北朝时代,战乱席卷了华夏的每一寸土地。繁华都市可能转眼就被狼烟吞没,簪缨名门也可能朝不保夕。乱世中,人如飘萍,命运难料。以至于魏晋的名士们追求着一种率性洒脱的活法,他们要热情的拥抱世间的所有美好,要慷慨放声自己的志向,因为当毁灭来临时,他们将不再拥有任何东西,显赫的家世,惊艳的才情,都不能阻挡毁灭的来临,没有哪个时代,人们对于命运无常的参悟,会是如此透彻。公元466年,一场战乱将鲍照推向了生命的终点,这是乱世的诅咒,也是命运无常的具现。

那么,这些又与今天读的诗歌有什么关联呢?我们都知道,人是一种复杂的动物,而创作者的心灵世界往往更加复杂,这是因为优秀的作品往往折射的是创作者宽阔深邃的精神世界。不曾拥有细腻独特的感知能力,又如何使作品呈现出入木三分的力道。鲍照是复杂的,但在这首诗中,他给我们的是温暖春光与浪漫柔情。

诗的前八句,描绘了陆上春光的烂漫,春山为青色渐染,鸟儿在耳边啼鸣,梅柳将娇嫩悄悄展露,这些微小而温暖的向往,让我们丢掉冬的沉赘,敞开清朗的心,在和风轻抚中,跟上了鲍照的脚步,去那山水微茫处,竹杖芒鞋,淡淡走,缓缓行……

览尽陆上芳华,便乘着一叶扁舟,去寻那春江水暖。浩渺烟波之上,桨声水影之中,响彻着欢乐的歌咏。泛舟、饮酒、弄弦,光阴的广陵散这么弹着,散尽了江山烽火,散去了人情世故,仿佛这春日将永恒的停留。

在这样美妙的春色之中,就连谈情说爱都显得有些唐突。它会让人心绪难宁,会打破好不容易形成的默契,会让熟悉变得陌生,会让天地的秩序重新改写。两颗萌发的心呀,就这样炽热的对望,未来谁又知道呢?

这首诗是如此的简单明媚,以至于它所勾勒的情与景,无论在历史的长河中的哪一个角落上演,都令人感到美妙。但后世却再也没有人,能用这样短而明快的三言节奏,来描绘出这样的春光和爱恋。

这种简单的纯美对于我们而言非常珍贵,对于鲍照而言,可能同样宝贵。

鲍照是残酷乱世的寒门士子,他没有家族的助力,也没有门第的光环,他只有一位年迈的老母,以及一位蕙质兰心的胞妹鲍令晖。也许作为一名寒门士子他是幸运的,他足够有才华,世人也认可他的才华,可那又如何?他依旧走得步履维艰。与他齐名的谢灵运只需安坐家中,便能等来朝廷体面的聘请。鲍照却需要四处奔波,以文章敲开朱门。写几首花团锦簇歌功颂德的诗文,竟然也要担上助长了浮艳的风气的评价。

他的出身注定了,在门第超越一切的时代,他不会被真正重用。以至于,他身在江南,却写下了不少边塞诗,抒发内心的壮志难酬。然而,却又被史官评价为“发唱惊挺,操调险急”。而且,由于鲍照学习乐府与民歌,还被齐名的颜延之认为是鄙俗。

才秀人微的苦闷在于,人们总是试图证明鲍照配不上他拥有的一切。对此,鲍照大概是有些在意的,所以他时常流露出带着些许刻意的深沉幽邃。他也可能并未真的把这些挂在心上,因为他的目光时常会望向一些简单而纯美的东西,比如那春山春水之间的萌动之心。

世道苍凉,赏识提拔自己的恩主刘义庆英年早逝;天下俊才谢灵运成为了皇帝的刀下亡魂;颜延之虽然高寿,却被自责折磨,将自己关在荒冷的旧宅里,拒绝再见儿子;相依为命的小妹鲍令晖也先行一步;就连宝座上的皇帝都不知换了几个,却没一个得了善终……

这世道,乱啊……当乱兵冲到鲍照的面前时,鲍照大概并不惊慌,魏晋的名士,怎会被刀柄吓得瑟瑟发抖呢?雪亮的刀光闪动,鲍照的生命结束了。他虽生于那样一个难安的时代,虽然生命的最后光亮是那样冰冷残酷,可他留下的光却是温暖的,那一抹春光,至今温暖着很多人。

打赏
  • 文章发表:九天
  • 本文地址:https://rijifang.com/index.php/post/135.html
  • 声       明: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!文章部份资料来自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,尊重原创,注重分享;如涉版权问题,请联系本站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