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听见诗歌正文

林逋《山园小梅》赏析

九天 听见诗歌 2020-01-25 317 2 | 作者:网络 林逋好文转载诗歌

作者:春风不度

北宋诗人:林逋林逋(967年—1028年),字君复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,北宋著名隐逸诗人。

少孤力学,不为章句。性恬淡好古,不趋荣利,家贫衣食不足,晏如也。隐居杭州西湖,结庐孤山。

常驾小舟遍游西湖诸寺庙,与高僧诗友相往还。每逢客至,叫门童子纵鹤放飞,林逋见鹤必棹舟归来。作诗随就随弃,从不留存。

1028年(天圣六年)卒。其侄林彰(朝散大夫)、林彬(盈州令)同至杭州,治丧尽礼。宋仁宗赐谥“和靖先生”。

林逋隐居西湖孤山,终生不仕不娶,惟喜植梅养鹤,自谓“以梅为妻,以鹤为子”,人称“梅妻鹤子”。

善绘事,惜画从不传。工行草,书法瘦挺劲健,笔意类欧阳询、李建中而清劲处尤妙,长为诗,其语孤峭浃澹,自写胸意,多奇句,而未尝存稿。

风格澄澈淡远,多写西湖的优美景色,反映隐逸生活和闲适情趣。




《山园小梅》

众芳摇落独暄妍,占尽风情向小园。

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

霜禽欲下先偷眼,粉蝶如知合断魂。

幸有微吟可相狎,不须檀板共金樽。


诗歌赏析

林逋是我国北宋时期著名的书法家和隐逸诗人,他虽通经博古,却淡泊仕途名利。40岁以后隐居西湖孤山,20年没有踏入钱塘闹市半步,只与高僧师友相往来。他终身没有结婚,喜欢种梅花、养仙鹤,所以人们称他“梅妻鹤子”。

林逋去世后,宋仁宗给他赐了个谥号叫“和靖先生”,于是后人常尊称他为“林和靖”。所谓“谥号”,是古人去世后,根据他们生前事迹与品德修养所立的一个评价性称号。“和”与“靖”两字都代表着中国古代士人一种极高的生活理想,没有激烈的大悲大喜,也没有极端的大得大失,一切都刚刚好,适度而淡然。

诗如其人,古人相信一个人笔下的文字是他整体人格风貌的外露,所以,与“和靖”相一致,后人将林逋的诗歌风格总结为“澄澈淡远”,如同今天的这首《山园小梅》:

众芳摇落独暄妍,占尽风情向小园。

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

霜禽欲下先偷眼,粉蝶如知合断魂。

幸有微吟可相狎,不须檀板共金樽。

从诗歌的起头我们就看出高昂的格调,开门见山,豁然开朗,尽显“山园小梅”的高洁、孤傲与自信。以一个“众”字彰显他者的“平庸、俗常、媚众”来反衬一个“独”字的“孤高、净洁、桀骜”,“众芳摇落”又恰如其分地铺垫、抬高“独暄妍”,反衬出梅花凌寒独放、卓尔不群的冰清玉洁风骨。可以想见,天寒地冻,乾坤迷蒙,阴风怒号,满目萧条,各色花卉芳草都已在寒风冷雪的威逼利诱下萎靡不振,纷纷垂头凋零,抵挡不了“恶西风”的摧残而不得不弯腰折服。正当“百花杀”之时惟我梅花朵朵“独妍”,这种坚贞不屈、孤傲不羁、不愿与群小同流合污的性格,不正是诗人的内心追求与自况吗?百花与芳草败于霜雪之际,惟有梅花依旧笑傲冬风,凌寒一枝独秀,点点红瓣,灿灿花星,可谓风情万种!诗的第二句“占”字后边再添补一个“尽”字,其自信、豪放、孤傲不逊尽显无遗,也显示出微微霸气。试想,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真干净,忽见湖畔篱旁挺出三五枝红梅──“万白丛中一点红”,何其壮美!其实,这一丁点红色不仅占尽小园,更占据了整个天地,占领整个冷冬,这是何等醒目、自豪、孤傲、伟岸、风流──无疑是乾坤伟丈夫啊!

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”乃千古绝唱,也最为世人所称道,化用南唐诗人江为的诗句“竹影横斜水清浅,桂香浮动月黄昏”,只是稍稍变更两个字,将“竹”、“桂”的具象可感易为“疏”、“暗”的模糊隐约,便成点睛传世之笔。“池水清浅,月的颜色朦胧,数株梅树,疏影横斜,暗香浮动,宛如画境,又胜似画境。其境界之静谧清幽,令人神往。”该评论可谓一语中的,也只有原诗经典才会带来评点的精妙。“众芳”凋零摇落之际,独有三五枝红梅小园中尽显风情;梅的傲骨、美艳、不畏风寒,非凡花俗艳可比。月光昏黄,篱边泉池溪流,潺潺泠泠,天地间朦胧迷离中几束梅花旁逸斜出,遒劲有力;疏影似有还无,隐隐约约,这就是诗人隐居独处,没迹尘世,与世无争的生动写照。此句视角多变,从“疏影”(视觉),“暗香”(嗅觉),到“黄昏”(环境),“横斜”(体态),曲尽梅之体态。诗中“清”──高洁,“疏”──优美,“暗”──隐约,“浮”──朦胧,极写梅之清幽雅洁,不染俗尘,孤高隐逸,品格高尚,尽得风流。后人推崇此二句为咏梅之“千古绝调”。

“霜禽欲下先偷眼,粉蝶如知合断魂。”先实后虚,目的都是为衬梅。前面两联明写梅,到第三联突然笔锋顺势一转,通过外物(霜禽,粉蝶)的动作、神态、心理,表现出它们对梅花的钟爱,乃致于“灵魂出窍”。前两联从人的视觉、嗅觉、感觉等出发,写出文人处士对梅的欣赏、喜爱、推崇备至。到了第三联,不再写人,进而以“霜禽”“粉蝶”的“先偷眼”,“合断魂”入手,就连霜禽见到苍枝上的点点梅朵,也忍不住要飞来“偷眼”相探;就是空中翻舞的粉蝶,如果知晓梅花绽放,也该魂凝魄聚吧!动物们竟然如此神往,更何况是有着七情六欲的文人贤达呢?更何况是洁身自好、傲岸不群的诗人林逋呢?由此而可知,和靖先生心眼里的凌寒红梅不愧为天地间精华毓秀所钟的尤物。

“幸有微吟可相狎,不须檀板共金樽。”林逋一生梅妻鹤子,茶余饭后,漫步山野湖畔,悠然闲适,“飘飘乎如遗世独立,羽化而登仙”。雪后园林,梅开半树,诗人踏雪寻芳,行至水旁篱下,忽见一枝斜出,想见禽蝶纷纷而来下,在这个远离喧嚣、远离世俗浊秽的西子湖畔,梅花静静开,清香幽幽散。此时此刻,只要有白鹤翩飞作伴,只要能临湖赏梅,吟诗作赋,足矣!哪须高昂贵重的檀木拍板?也用不着价值万金的金杯盛酒相娱,让这些世俗所追求所喜爱的声色宴欢远离高洁清逸的寒梅吧,远离“出淤泥而不染”的真名士吧。其实,这何尝不是诗人自况呢?虽有孤芳自赏自恋之嫌,但更多地彰显出作者的高尚追求与向往,那就是远离尘俗,追求孤傲高洁的人生理想──宁可守着清贫也决不向权臣贵族点头哈腰,决不羡慕荣华富贵。

打赏
  • 文章发表:九天
  • 本文地址:https://rijifang.com/index.php/post/122.html
  • 声       明: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!文章部份资料来自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,尊重原创,注重分享;如涉版权问题,请联系本站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