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听见诗歌正文

[诗经]《国风·周南·汉广》赏析

九天 听见诗歌 2020-06-09 216 0 | 作者:春风不度 诗歌诗经

古人推崇《诗经》,多是为了宣扬文王的圣明、后妃的贤德,用来教化百姓,所以在对诗意的解释上就有很多时代的特征。例如《毛诗序》中解释今天分享的这篇《汉广》,说是为了表明文王的教化之广,生活在汉江的女子也深受影响,懂得礼仪,不会做不合礼数的事情。那么实际上这首诗讲的是什么呢?不妨一起来看看。

关于诗经:

《诗经》是我国古代诗歌开端,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,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(前11世纪至前6世纪)的诗歌,共311篇,其中6篇为笙诗,即只有标题,没有内容,称为笙诗六篇(南陔、白华、华黍、由康、崇伍、由仪),反映了周初至周晚期约五百年间的社会面貌。

《诗经》的作者佚名,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,传为尹吉甫采集、孔子编订。《诗经》在先秦时期称为《诗》,或取其整数称《诗三百》。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,始称《诗经》,并沿用至今。诗经在内容上分为《风》、《雅》、《颂》三个部分。《风》是周代各地的歌谣;《雅》是周人的正声雅乐,又分《小雅》和《大雅》;《颂》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,又分为《周颂》、《鲁颂》和《商颂》。

孔子曾概括《诗经》宗旨为“无邪”,并教育弟子读《诗经》以作为立言、立行的标准。先秦诸子中,引用《诗经》者颇多,如孟子、荀子、墨子、庄子、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,多引述《诗经》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。至汉武帝时,《诗经》被儒家奉为经典,成为《六经》及《五经》之一。

《诗经》内容丰富,反映了劳动与爱情、战争与徭役、压迫与反抗、风俗与婚姻、祭祖与宴会,甚至天象、地貌、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,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。

古诗原文:


《国风•周南•汉广》

南有乔木,不可休思。汉有游女,不可求思。
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翘翘错薪,言刈其楚。之子于归,言秣其马。
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翘翘错薪,言刈其蒌。之子于归,言秣其驹。
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诗歌译文:

南有大树枝叶高,树下行人休憩少。汉江有个漫游女,想要追求只徒劳。

浩浩汉江多宽广,不能泅渡空惆怅。滚滚汉江多漫长,不能摆渡空忧伤。

杂树丛生长得高,砍柴就要砍荆条。那个女子如嫁我,快将辕马喂个饱。

浩浩汉江多宽广,不能泅渡空惆怅。滚滚汉江多漫长,不能摆渡空忧伤。

杂草丛生乱纵横,割下蒌蒿作柴薪。那个女子如嫁我,快饲马驹驾车迎。

浩浩汉江多宽广,不能泅渡空惆怅。滚滚汉江多漫长,不能摆渡空忧伤。

诗歌赏析:

《汉广》出自《诗经•国风•周南》,顾名思义,汉水何其广阔,水何漫漫,就像主人公和心上人之间的距离。《汉广》讲述了一位樵夫在沧波上目睹了女神的身姿,从此展开了一场无望的逐爱之旅。

原始的先民们相信万物有灵,山川菏泽皆有神明守护。长江有巫山神女,黄河有洛河女神,湘江有湘水女神,汉江也有汉水神女。汉水上游一带,横贯陕南。正在江边砍伐乔木的淳朴樵夫,竟然有幸遇到了一位顺水浮游的女神。她是如此清丽脱俗,让岸上的樵夫一见倾心。他要游泳追去,奈何江面横阔,狂波拒人,总追不上。他想放筏追去,奈何江流纵长,远水连天,终不可及。

樵夫一心爱慕女神,却终究难以得到女神的回应。他明白自己和游女的距离,就如同广阔的汉水、迢迢的长江,永远无法泅渡。可是那又怎样呢?樵夫开始忙碌,砍伐荆条、收割蒌蒿,如果有幸能够把女神娶回家,就要用这些把她的马儿喂饱。然而樵夫心中明白,这距离是无法跨越的,所以诗的最后,他只有反复吟唱:汉水这么宽广啊,怎么能游泳到对岸;汉水这么湍急啊,木筏怎么能过江?

《汉广》开头连用四个“不可”,这几乎断绝了樵夫被爱的希望,然而追寻所爱有多难,去爱的冲动就有多烈。求不得,也舍不下。如此的锥心刺骨,深情不悔,在樵夫的口中只是化作了望江河而悲叹的感伤。

这样遥不可及的情感,使人格外心灰意冷吗?不,如果读《汉广》只读出心伤和沮丧,就实在是单薄了这支咏叹调那悠长的韵味。我国古典诗歌在情感的表达上,往往会有一种含蓄婉约的美感,留给人足够的想象空间。

民国时期的著名学者顾随是叶嘉莹的老师,在讲《诗经》的余韵悠长时,顾随曾举过一个例子。顾随先生认为《采薇》里的那句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,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”是留白写法的典范。说了风雪,却似乎又不是在说风雪,留给读者难以言说的神韵。这种写法在先秦及汉代诗歌中体现的最为突出,在悠悠然的心平气和中抒情,对文字的运用出神入化。到了唐宋,文学发展更为繁荣,诗人反倒失去了这种能力,比如苏轼写雪的句子“但觉衾裯如泼水,不知庭院已堆盐。”情景写的十分逼真,但缺少了令人反复品味的意蕴。

在古典文化上受我国影响深远的日本也有这样的传统,文豪夏目漱石在学校当英文老师的时给学生出的一篇短文翻译,要把文中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时,男主角情不自禁说出的“I love you”翻译成日文。学生直译成“我爱你”,但夏目漱石说,日本人是不会这样说的,应当更婉转含蓄。学生问那应该怎么说呢,夏目漱石沉吟片刻,告诉学生说“今晚的月色真美”就足够了。

《汉广》这首诗便是这样,有着引人遐思的留白,表面上讲述了一个求而不得的故事,故事的背后,则是释放了一种深刻的善意。樵夫算不得聪明绝顶,但正是他的质朴纯真,让他遇到的不仅是女神,不仅是爱情,还遇到了更好的自己。

所有爱情的初心,都在成全更好的彼此,只是在曲折中,很多人逐渐忘记了初衷,最终走向黯然。诗中樵夫与那位女子始终相隔着遥不可及的距离,这种距离产生的并不只是怨气,樵夫固然有失落,但他从始至终都在热切地仰望,仰望着那个因为距离而变得格外完美,直至接近神灵的女子。越是遥不可及,女子的神圣辉就越是炫目,神圣与完美有着天然的联系,所以那距离之外的梦中的女子,她唤起的力量不仅是对爱情的追慕,更是一种对不同于眼下生活状态的追求,她会激发人去想:如果有她,就会有更好的生活;如今为她,要成为更好的人。

汉水再广,生命再卑微,彼岸都有一位如神仙般的女子凝视着你,她的目光中可能不会时刻都有着鼓励的温情,但那目光如此平静,没有丝毫的鄙视与看轻,只是看着她,就让人心中追求灿烂美好的火光永不熄灭。

木心先生说得好:使爱情的舞台上五光十色烟尘徒乱的,那是种种畸恋,二流三流角色。一流的情人永远不必殉陨,永远不会失恋。因为“我爱你,与你何涉?”

打赏
  • 文章发表:九天
  • 本文地址:https://rijifang.com/index.php/post/10593.html
  • 声       明: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!文章部份资料来自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,尊重原创,注重分享;如涉版权问题,请联系本站删除!